敢不敢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爸爸的新恋人

苏西是一个有资本向众人炫耀其性感的女孩儿。虽然尚未发育,但是已经拥有小巧的胸部和具有曲线美的苗条的身材。她会随时寻找机会展示这些诱人的魅力。她清纯可爱,常常面带笑容,显得十分乐观。她往往故意落下一些东西在地面,然后弯下腰去捡起它们,人们就可以心照不宣地完全能够透过他的宽大的衣服,看见她的刚刚发育的有乳罩遮拦的小乳房。特别是在她的爸爸面前,几乎每天如此。

  虽然她才满10岁,但是,她变得越来越醉心于挑选乳罩的颜色。半透明的衣服下面明显的掩映出乳房的轮廓。有时公然不戴乳罩,人们就可以轻松地看见没有被乳罩掩盖的两个微微凸起的有一点柔毛的细嫩乳头。

  正因为如此,她在12岁生日的时候,父亲抓住一个机会,从背后抱住了她。

  那一天,年幼的苏西放学回家,不料在厨房边遇到她的父亲。他唐突地向她提出要求「我好想看看你的乳头,苏西。」托德用毫不含糊的语气对女儿说。

  「宽恕我吧,爸爸。」她惊叫一声,她不知道这样的声音是否惊动了邻居并且会受到他们的耻笑。

  「我再说一遍,把乳房露出来,苏西。」他再次有耐心地重复这个命令。「我应该看你胸衣里面的东西,我要吮吸那两个微微凸起的细嫩的乳头。」他进一步靠近她。

  她放下书包,关上门,退到门口,她涨红着脸,泪水从她美丽的眼睛里流出。

  「如果你再靠近我一步,我就要大声喊叫。」她威胁爸爸。

  「不,不许喊叫,苏西!」他回答,冷静得像一支冰棒。

  「你的尖叫让邻居听见……最终会惊动警察,那时候,大家都知道是你迷人的小乳房惹的祸。」苏西气喘吁吁地往后退。

  「这样一来,我将被几个警官发现,他们用枪指着我的脸,你的爹爹将要受到惩罚。也许要判我坐牢,你就没有了经济来源。以后,你的女朋友会怎样到处加油添醋地讲述你的故事?而且他们都坚信那些传言是真的。其次她们还急于了解你的事态,你不认为这样似乎太过分了吗?还有,因为要判我的刑,法医还要检查你。他们还要从你的乳房提取我的指纹,还要插入你的阴道,把你阴道的分泌物送去化验,放进保管室。还有几个超重的肥胖女警官们来检查你。她们都像女同性恋者一样对待你……她们将要脱下你的内裤,露出小屄上的茸毛。将手指深入你的阴部寻找证据。无论哪一个行动和我的行为相比,都比现在糟糕。但是,那是她们特有的权利,你一点都不敢反抗!」托德暂停片刻,他想了解自己的话有没有起作用。

  「你都遵从了我吗,苏西?」他的女儿呆呆地站在那里,无言地凝视着他的爹爹。

  「不,父亲,不要强迫我,不要把我撵出去!那样会毁坏你的女儿。这房子是你和妈咪结婚后购买的,法院、银行都承认我的居住权。你把我撵出去后,我就无家可归了。噢,你忘记你的苏西还是个在读小学的学生了吗?……你没有钱交学费了吗。我希望继续得到你的宽容。她惊吓得哭了。」你为什么要对我干这事情,我的爸爸?你不怕我的妈咪知道吗?「

  「看着这儿,苏西!」他开始从后面抓住她。「你的美丽像阳光一样晃着我的眼睛。你开领处的嫩肉诱惑着我,你张开的双腿使我热血沸腾,你的一颦一笑都使我心醉。你做的每件事情都如天使般让我倾心。特别是看到你年幼的裸体,看见你若隐若现的紧迫的乳头,你简直就像一个卖弄风情的小荡妇,我快要疯了。

  你既然如此惊恐,我就不勉强你了。我只吻你的额头,说一声「晚安」……来日方长,我会耐心等待你的答复。「

  「很抱歉,爹爹,」她最后咕哝着……「我不是有意诱惑你,更不是想勾引你!你应该明白呀!

  「该死的东西,你简直不是我的苏西。」他气急败坏地说。「等你满了14岁以后,我就再也不能当你的父亲了。他迷醉于她的裙子……女儿为什么断然拒绝了我呢?」忘记那致命诱惑的妖精的短裤吧,上帝保佑我,让我摆脱她的牢笼吧!「小姑娘脸红了。但是,她不明确地说,她不记恨父亲的非礼。

  「总之还是忘不了这小冤家,在你去睡觉以前,让我看一看你那一对可爱的嫩奶子吧!」她不敢回自己的房里去睡,呆呆地站在那里。一时间,他也站住了,说:「你自己解开你的衣服吧,难道要我亲自动手脱你的衣服吗?」「爹爹呀……这是乱伦呢……你怎么能脱掉你的亲生女儿的衣服哦?“「是吗?“他反问女儿,」好好看着,看我怎样收拾你。「此时,她不得不集中精力思考父亲的话。他抓住女儿的手,将她拖到客厅。

  「不————,」她长声尖叫。

  「你想要用你的尖叫使我错过这令人消魂的良辰美景吗,苏西?」他一边拖着女儿,一边猥亵女儿。她显然是不愿,十分勉强。为了父亲能让她继续读书,不得不做一些牺牲,原来父女之间都和市场上一样,要用一定的东西来交换。她开始慢慢解开校服的纽扣。

  小学生的乳罩完全暴露于她的父亲眼前,他凝视着乳罩与奶子之间的结合点。

  他抚摸女儿漂亮的乳罩,他让女儿充分劈开两胯,他的嘴觉得十分干渴。他在女儿面前解开裤子。

  「你,绝对的性感,苏西。」他恭维女儿,女儿在他的眼中是一盘放了太多辣椒的墨西哥名菜。看着好吃,想吃,却不敢动嘴。

  「这事多么令人为难啊,爹爹!不答应你,就得罪了你,答应了你,又怕妈咪知道。」她几乎耳语一般细声地说,她最终还是答应了爹爹的要求,掳开衣服。

  少女苏西不得不奉献出她的童贞。她伸出手在自己的背后解开乳罩扣子。为了使爹爹满足,她揭开自己杯状的小乳罩,让他勉强能够看到她的草莓一样的乳头。

  她把这小巧美妙的乳罩摔在地板上,站在那里,看着不怀好意的爸爸,本能地掩盖着自己几乎赤裸的诱人的身子,一动不敢动,像冻僵了的天真的小仙女,又像南部非洲沙漠高原上喀拉哈里沙漠里像随时准备逃亡的孤立无助的奴隶。

  「缴械投降吧,我的爱人。」他告诉她「你不要用你的女人内衣盖住你美妙的胴体。」

  她像害了疟疾一样发抖,她执行父亲的命令。他的幼女规规矩矩站立在那里。

  她过去引以自豪的乳房毫无遮拦地暴露在父亲面前,他梦寐以求的血亲相奸现在就要变成现实。他的阳具早已勃起,渴望把这躁动的东西解放出来,并抚摸它,安慰它。但是,他要好好欣赏女儿这幅生动的裸体玉照。

  苏西低着的头正好注意到父亲的鸡巴已经怒发冲冠,把短裤顶成很高的凸起。

  她的脸上流动着红云,觉得脸上被火烧一样烫,双胯之间开始又痒又麻。到了这种程度,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欲火被父亲点燃。「快点坐到老子膝盖上,我的宝贝儿!」托德急切地咕哝着,迅速为女儿安放椅子。

  他知道女儿已经愿意服从,就要让她坐得舒适一些。同时认为坐下来可以掩饰阴茎觉醒后明显的翘起。此时她已经是半推半就,羞涩地走向父亲,准备坐在他的膝盖上。父亲注视她的美丽的乳房像嫩嫩的果冻一样随着她轻移莲步而轻轻抖动。

  他看到了,她那黄金一样宝贵的奶头呈褐色,他知道,女儿的颤抖不是因为寒冷或感冒。她害怕这样严重的事情无论如何很快就会家喻户晓,她更怕妈咪发觉他们的乱伦。他的生命、名声都被女儿令人消魂的肉体迷惑了。就在那时候,女儿迷人的肥圆的小屁股已经接触到他的大腿。她已经偏着身子坐在他的腿上了,他不愿耽搁一分一秒的时间,马上像拔火罐一样肆无忌惮地吮吸女儿娇嫩的乳房,尽情地玩弄女儿那迷人的乳尖。

  「你刚才不是说只要看我的乳头吗,爹爹?」她呜咽着说。「你千万不能得寸进尺呀!」「你说得对,苏西。」他嘴里回答着,立即去抚摸女儿的乳头,娇嫩的乳房在他宽大的手掌里蠕动。「我想摸哪里就摸哪里……」一边说,一边将手滑下去,伸进她的小裙子里抚摸她的细腻的大腿。

  「不——」她向父亲哀求,「拜托你,爹爹,放手吧!我怎样面对我的妈咪呢?」她设法将父亲的手从胯间拉出来。

  「好的,我痛恨自己不反复摸你,我的爱人。」他笑了,露出几瓣黄牙齿「但是你最好任随你的爹爹在你身上做他想做的事情,停止你徒劳的挣扎,你的反抗是愚蠢可笑的,我决心按我的预想实施!」她开始哭诉。托德不顾一切,将手伸进女儿的儿童短裤之内。

  「爹爹!!!!」她大声地喊起来,扭动身子,企图摆脱父亲的进攻。她想从父亲紧抱的双手里解脱出来。托德不顾女儿的哀求哭诉与谴责,一如既往地工作。他掀开女儿的裙子,贪婪地闻着她的柔软的棉质内裤。

  内裤上留有她的阴道分泌物的气味,连忙用嘴唇去吻内裤。抬头看一眼女儿白嫩的乳房,他的欲火升腾。性交的欲望无法忍耐。他的手放肆地在女儿周身摸索。

  她怕得要死,可怜的她躲不过父亲的攻击。他那巨大的坚硬的阳具已经插到她的小腹底下。她的嫩屄在父亲的生殖器面前感到不可名状的恐惧。她的父亲把她从大腿上放下来。「把你的裙子拿掉,苏西,」他命令,他的阳具在长裤里傲慢的地立起,把裤子顶出一个高高的帐篷。

  「你要剥去我仅有的一点遮羞布吗?」她谴责父亲,她从父亲的膝盖上下来,站在地板上。「干还是不干,干脆一点,我的情人。」他回答,「啥子?你以为有能力拒绝我?」他盯着女儿的内裤,虽然她才12岁,她的阴户已经能够将内裤顶出一个紧绷的凸起。她那苗条的身子有如风中的杨柳一样摇摆,她以双手为武器,交叉在胸前,企图保护自己。现在她只有这点微弱的反抗。

  「到这里来,我的爱人,」他伸出五指,向她召唤。

  面对父亲对她一连串的非礼打击,她几乎已经麻木了。她看见父亲喘吁吁地解腰间的皮裤带。

  「你知道我为了得到你,我盘算了多久吗,苏西」他低声地说,同时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以下,露出了卷曲的稀疏的阴毛,少女的几根金色的黄毛,掩盖不住热馒头一样又白又暖的阴阜,连那条令人欣喜的隙缝也显露出来了。她害怕得不断发抖。她不敢离开,也无法保护自己。她低下头,避开父亲贪婪淫荡的目光。

  由于是百分之百的血亲相奸,她觉得脸皮灼热,一种愉快的感觉使他全身发烧 .生命面对如此的机遇,无论年轻人和老年人都无法抗拒。她开始让步,默认父亲的行为,她甚至喜欢父亲,身体不由自主的靠近父亲。「面向我,苏西,」他激动得声音都沙哑了。

  她用手抱住脑袋,她的脚后跟靠近他。他流着口水,满口胡话,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儿。事实上,托德已经不能控制他的手,完全是由魔鬼唆使他去占有女儿柔软的迷人的年轻的臀部,除去了所有的障碍,他从背后去慢慢地探索女儿屁股上的裂缝。「现在可以脱下你的内裤,让你满意吗?爹爹。」她询问父亲。你可以看我的乳头和我的……可以做你想干的一切?托德把他勃起的阳具完全拿出来,不理睬女儿提出的与性交无关的话题。他伸手箍住女儿柔软的腰部,他的女儿被奇袭,她被拖向父亲的大腿。接着又把女儿紧绷的胸部拉过来抱在自己的胸前,她立即张开两胯,骑在父亲的大腿上。此前她的情欲已经被父亲唤醒,能够体验到被抚摸的快意,他的阳具勃起,足有7英寸长,竖在她的两胯之间。她看见后十分吃惊。

  「糟了,爹爹!」她叫道。「非常抱歉,我欺骗了你,但我还是处女,你不能肏我。」她盯住父亲耸立的巨大的鸡巴。上帝让父亲制造了她,现在她又迫切希望与父亲肏屄。

  「我都不能肏你,苏西」他答复。「你能够肏你自己吗?!」他一边说,一边抚摸女儿的细腰,女儿抓住父亲的手。双方的手缠在一起。

  各自抚摸对方的乳房。苏西气喘吁吁地说:爹爹,你唤醒了我沉睡的性欲。

  她好奇地看着父亲的一举一动,父亲则轻轻地抚摸女儿柔软的凸起的嫩乳房。

  他感觉到女儿的乳尖已经变硬。

  苏西的情绪激动到了顶点。父亲熟练地玩弄她的双乳,使得她的阴道里已经非常湿润了。她只能看着父亲的双手入侵她圣洁的处女地。她触摸父亲的胯裆,怂恿父亲对她实施手淫

  「OK,我的小情人。」他柔声地呼唤她,他感觉到女儿虽然有点勉强,但是,最终还是开放了她的军事禁地。「最好再放松一点……让我好好地肏你的屄!」他用鼻子触她的颈项,吻她柔软的丝绸一样的颈部皮肤,再往下吻她正在发育的乳房。父亲的手向下滑动,刺激着她的阴蒂,苏西被巨大的快感冲击着。她发出轻轻的呻吟。以后就连续不断地叫喊,简直像一个荡妇。

  她在父亲的膝盖上不断蠕动,她的奶头勃起,她闭上眼睛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她希望父亲的动作再粗鲁些,这样才能满足她越来越强烈的性欲,快点!抚摸我的全身,托德粗大的阴茎高高翘起,他把这武器对准女儿那尚未被男人动过的阴道。她的阴道被父亲刺激后变成诱人的粉红色。她产生幻觉,认为自己进了天堂。他的两个手指不断拨弄女儿的阴蒂和粉嫩的小阴唇,她的阴沟越来越湿润。

  「我要肏你的嫩屄,苏西」托德一边吻她的耳朵,一边轻轻地说。

  她握住父亲的鸡巴,因为害羞,刺激而脸红心跳。她现在希望父亲强奸她。

  「痛啊」真的吗!她松开夹紧的双腿,她发现父亲用手指突破了大小阴唇的防线,阴茎像一个戴着头盔的入侵者,逼近了她的处女膜。此时她已经不能拒绝父亲的任何行动。她甚至觉得父亲在她的耳边说一些下流淫秽的话是那么悦耳「抓住我的鸡巴,苏西,迅速地放进你的嫩屄里去。」她听话地握住父亲粗大坚硬的鸡巴。

  她平躺着,准备接受父亲的攻击。他用力耸进女儿的阴道,她的处女膜在他坚硬的鸡巴面前土崩瓦解。同时产生巨大的痛苦。她大声呼喊:「不要,不要啊!

  「阴茎入侵,使得她失去了处女的贞节。

  托德仍然继续抚摸她,吻她,同时把梆硬的鸡巴插进她的阴道,朝肚脐方向推压着,向纵深运动着。强烈的快感战胜了鸡巴入侵阴道的痛苦,她那娇羞的表情诱使父亲乘胜挺进。

  没有任何一个肏屄的人比托德感到更惊讶,那时苏西突然缩回他的鸡巴又在他的膝盖上旋转了80度,紧紧抓住父亲的钢钎,再一次带领它从后面进入阴道,这时是她在肏他。他吻她的热切的阴道细缝。他再次插入女儿的阴道,又开始猛烈的抽插。苏西高声呻吟,他们的快感达到顶点,她紧贴着她的父亲。

  现在的情况是,苏西开放手脚,让父亲充分地猛烈插入这块全新的处女地。

  「啊,苏西,上帝呀!这真实不可思议呀,」他喘嘘嘘地说。

  「闲话少说,专心肏屄,我的爹爹。」她傻笑着,热烈地吻她的父亲。日本幼香阁 他们俩都知道,高潮即将来临。父亲在女儿嫩屄里搅动他的大肉棒,肏得她大声地叫了出来。托德使自己的鸡巴与女儿的嫩屄紧紧地融会粘结在一起。

  她翻身起来,把父亲压在她的下面。他紧紧抱住她的屁股。双方紧密接触的肉体的细缝里渗出了汗珠。

  苏西先说话「把我抱到我的卧室里去吧,爹爹。」她的话使其父亲受宠若惊「爹爹梦想了多少年了。他现在完全可以占有我的小女儿了。」他再次吻了女儿的裸体,让她从自己的膝盖上站起来,抱着一丝不挂的女儿,走出房门,下了楼梯,进了女儿的卧室。他把女儿放在粉红的卧单。雪白的胴体在粉红的卧单上,十分诱人。

  「这样做,会伤害你吗,我的小情人?」他温柔地问道,他专心致志地再次抚摸女儿的乳头,拼命地吻她的乳尖。她叹息着,伸展身子,摆出淫荡的姿势来应答她的爹爹。日本幼香阁。「我在做梦吗?爹爹,你的一切欲望,我都喜欢,我过去一直希望你肏我呀……噢,噢,被你触摸是多么美妙啊,」她惊叹着,给她的父亲说她心里的悄悄话,「我喜欢你抚摸玩弄我的乳头。」「你说?若是获得别的东西的话,也许你更喜欢吗,苏西?那么,请你张开你的膝盖,把那东西交给我。」她有点犹豫。确实要在她的屁股上打一巴掌?

  她的嫩屄与父亲成年的鸡巴不期而遇,他掰开她的膝盖,在她的小屁股上轻轻拍打。她发现女儿的表情有点勉强。' 「怎么啦,苏西?」他问道:「你还不信任我?」「你要把我怎样,爹爹?」她回答,「我不喜欢你拍打我的屁股。」他笑嘻嘻地,并不注意女儿说了些什么……

  「听着,我要看这里了,我的恋人,我不打算拍你的屁股。我决定要做更舒服的事情!」于是她完全成为父亲忠实的性奴,她从床上爬起来,四肢着地,跪着,像发情的小母狗,靠近她的父亲。他张开双腿迎接女儿。她回头看她的父亲,身体不禁颤抖起来。

  她顺从地摆好姿势,高高地抬起两瓣球形的白嫩屁股。他盯住女儿,欣赏上帝制作的美丽的尤物。他被女儿张开的美丽的大腿惊呆了。它惹得父亲欲火焚身。

  她不动了,他贪婪地抓住女儿的两瓣肥实屁股,把这迷人的东西放在棉被上。

  他低下头,倾心地吻她左边屁股,然后立即吻她另一瓣。他掰开她苗条的大腿,用力插入她柔嫩的阴道。她舒服地扭动着身体。由于肏屄产生奇妙的感觉,她开始喘息,不断扭动自己的屁股,脸上流露出肏屄的渴望。小姑娘狂热的阴道使他不能再盯着她的屁股,他要在女儿面前展示他征服女人的雄风,女儿紧凑的阴道吮吸着他的阳物,一阵又一阵快感使其坚硬无比,巨大的肉棒在女儿的嫩屄里翻江倒海。肏得女儿连声呼叫。

  强烈的冲击,巨大的快感,苏西几乎昏倒在床单上。她完全相信父亲会将自己肏死,「既然两个肉体粘在一起是如此美妙,如果真的喜欢这样的话,爹爹为什么不早在十年前就肏了我呢」女儿对爹爹的大鸡巴大有相见恨晚的遗憾。

  他决心穿透女儿无限深处的角落,他们双方都弯曲自己的身子去迎合对方。

  小学生发现自己的屁股被爹爹翻转过来了。这样,她可以让父亲随心所欲地掌握肏屄快慢的速度以及刺入阴道深浅的力度。她注意到,父亲的胸膛压在自己的乳尖十分酥痒,啊,我的乳房变硬了。乳尖都凸起了。她的乳房被父亲的胸膛压得有些痛。但她不想要求父亲停止他剧烈抽插,她希望父亲继续仔细的持久的探索她快乐的深渊。

  下午,海伦?麦肯纳伸手打开女儿的卧室,她看见了这可怕的一幕。她听见丈夫托德和女儿苏西淫荡的叫喊。双方不能抑制的激情像空气一样自由。他们舒心地释放自己的感情,叫声如歌,余音绕梁,久久回荡。这声音在海伦?麦肯纳听起来像就爆炸的巨雷从房间的地面传出来。它压过了外面的一切声音。海伦?

  麦肯纳站在赤裸裸的丈夫和女儿前面,她已经崩溃了,她依在门口,像死人一样,没有一点力气。

【完】
上一篇:乱缘 下一篇:清明节和五婶的性事

人妻交换相关推荐